影視娛樂(lè )資訊>>資訊>>內容

《看不見(jiàn)影子的少年》這是一部敘事手法有新意、演員表演精確出彩、聚焦社會(huì )議題的同時(shí)深挖人性深度的懸疑劇佳作

日期:2024-06-14 11:38:07    標簽:  

 昨日,愛(ài)奇藝“迷霧劇場(chǎng)”新作《看不見(jiàn)影子的少年》敞開(kāi)加更禮,直通第16集大結局。


在刻不容緩地看完結局后,從劇集開(kāi)播便懸著(zhù)的心,總算落下了。
?


這部劇不愧對劇場(chǎng)的“迷霧”之名,開(kāi)播首更的四集,主創(chuàng )就編織了一張巨大的懸疑之網(wǎng)。

1984年豆豆失蹤案、1993年三名少年失蹤的“417案”、1996年邊杰(榮梓杉 飾)的濫竽充數之謎,三線(xiàn)交錯讓人如墜迷霧之中。

QQ瀏覽器截圖20240614112325

隨后的日子,網(wǎng)友敞開(kāi)了邊看邊猜的追劇生活。劇集每天的更新都會(huì )帶來(lái)許多意想不到的新信息,讓觀(guān)眾產(chǎn)生各種各樣的聯(lián)想。

在經(jīng)歷了一個(gè)星期的腦洞亂飛后,咱們總算得見(jiàn)三條時(shí)間線(xiàn)的全貌。

盡管有些本相被觀(guān)眾猜中了,有些本相觀(guān)眾沒(méi)猜中,但結尾對親情和警察職業(yè)精力的提高,為劇集畫(huà)上了完美的句號。

探究本相,已不再是觀(guān)眾追這部劇的唯一動(dòng)力。人物們在非血緣親情中的雙向救贖,是這部劇大戳人心的殺手锏。



這是一部敘事方法有新意、藝人扮演精確出彩、聚集社會(huì )議題的一起深挖人道深度的懸疑劇佳作。當咱們復盤(pán)全劇,會(huì )發(fā)現它始終建立在明確的全體立意之上,于緩緩推進(jìn)中總有尖銳的抓手,牢牢牽動(dòng)觀(guān)眾??芍^敘事有迷霧,立意抵人心。

共同敘事配硬核演技

知曉結局后回頭看,《看不見(jiàn)影子的少年》和其它很多懸疑劇的不同之處,在于“417案”并非一個(gè)單獨的、蓄謀而為的案子。

“417案”其實(shí)是由多個(gè)偶發(fā)事件串聯(lián)組成的。因而,它有多組涉案人員和多個(gè)案發(fā)現場(chǎng)。



沒(méi)有人是終極黑手,就沒(méi)有人知曉全部本相。這決議了本劇的敘事方法和節奏比較共同。其懸疑感的要點(diǎn)不體現在推理破案,而在全面還原1993年4月17日那天終究都產(chǎn)生了什么。

每個(gè)人無(wú)論是涉案的仍是破案的,本身把握的信息都是碎片化的、自我視角的。這些信息之間有的是重疊的,有的是對立的。整個(gè)本相的還原,需求所有人物都坦白后,才干拼湊和糾正出來(lái)。

如果類(lèi)比劇本殺,本劇的全體敘事,更像是在打一個(gè)精妙的還原本。

劇中幾大主角,都是懷有秘密和使命的玩家。在一輪輪的搜證和新頭緒卡的沖擊下,他們有必要盡力保全自己,并在完結個(gè)人使命的一起,想方設法去揭開(kāi)他人的秘密。



新人物的暴露和新頭緒的出現,不斷壓榨著(zhù)幾位“417案”涉案人物的躲藏空間。當他們被逼到藏無(wú)可藏后,觀(guān)眾就得到了其身上的拼圖。而他們也只要在吐出自己的秘密后,才干糾正自己視角上的局限,得知“417案”的全貌以及自己終究錯在了哪里。

在這種共同敘事下,劇中人物們的主動(dòng)性很強,互相頻繁地打聽(tīng)、攻伐。觀(guān)眾的參與感也隨之增強,時(shí)刻準備迎接劇情回轉。

每次面對共同的敘事,觀(guān)眾往往需求一個(gè)習慣過(guò)程。就像當初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在第一時(shí)間進(jìn)入《隱秘的角落》相同,本片也有一定的門(mén)檻。而其打破門(mén)檻的抓手,是一眾藝人令人叫絕的演技。

《看不見(jiàn)影子的少年》盡管不是硬核推理,但藝人們的扮演卻十分硬核,都是一個(gè)神態(tài)、幾句臺詞便能立起人物的高水準。



張頌文、成泰燊、李健、郭柯宇都是中生代演技派的代表。張頌文演警察王士涂,仍然能演出小巧感。他總是能以針對性的語(yǔ)氣、口吻、態(tài)度來(lái)拉近和他人的距離,然后在不經(jīng)意間拋出圈套,讓其自行暴露,辯無(wú)可辯。

在和假邊杰談話(huà)中,他忽然喊其真名“小七”,引發(fā)了對方的自然反應;在和杜一爸爸杜元憲(葛四飾)談話(huà)中,他不著(zhù)痕跡使用了座機的回撥功能,查到關(guān)鍵依據。

張頌文總能靠自己細膩的扮演,拿捏住生活節奏和刑偵節奏之間的絲滑轉換。



榮梓杉、陳雨鍶、趙華為、曾宥臻為代表的新生代藝人,也讓人眼前一亮。他們不需求演出大人們那么雜亂的,乃至擰巴的狀況,卻總能把單純的心思詮釋得精準到位。

比方曾宥臻演的王佳本來(lái)戲份不多,還總是搭著(zhù)其他人物上臺,存在感不強。然而,王佳招領(lǐng)哥哥王帥(林沐然飾)遺物的那場(chǎng)戲,曾宥臻完全不怵長(cháng)鏡頭考驗,富有層次的表情和心情變化,給觀(guān)眾留下深入印象。王佳的存在感一下就起來(lái)了,也開(kāi)端在后續劇情中擔起了更重要的戲份。



《看不見(jiàn)影子的少年》的共同敘事依托于人物身上的雜亂性,這種雜亂性又依托于藝人的細膩呈現。耐看的演技,讓觀(guān)眾一眼就能信任他們身上藏有故事,還生發(fā)眾多遙想,甘心入坑。

信息比武顯親情主題

相對于單一案子的推兇型懸疑劇,主打案子還原的《看不見(jiàn)影子的少年》更為燒腦。

劇中很大一部分段落,主打一個(gè)“信息比武”——人物們都在試圖用自己不齊備的信息,去詐取其他人所把握的相同不齊備的信息。



劇中的王士涂、小七、金滿(mǎn)福(成泰燊飾)、杜一(趙華為飾)等人,都像是讀過(guò)《孫子兵法》一般。

其中金滿(mǎn)福、杜一是“417案”的參與者,但由于他們是不同環(huán)節上的參與者,所以把握的信息并不相同,都不齊備。

王士涂和小七則出于本身的職責和“求生”需求,不斷地去收集和挖掘“417案”的這些碎片化信息。

這其中的比武,很多都有著(zhù)“兵者,詭道也”的色彩。比方王士涂從小七那里得知金滿(mǎn)福“怪怪的”,便用“邊杰和杜一的‘417案’口供說(shuō)得不相同”這樣的話(huà)來(lái)敲山震虎。



又比方小七經(jīng)過(guò)新聞錄像帶知道了當年“417案”曾挖出尸塊,就用“尸塊”這個(gè)模糊信息,詐了杜一一把,成功挖出了只要杜一自己知道的那一部分。

這種信息比武不如打直球的刑偵來(lái)得爽,可是氛圍上更為嚴重。感官層面,觀(guān)眾要為打聽(tīng)者的安全憂(yōu)慮;腦力層面,觀(guān)眾需求梳理碎片信息之間的錯位和誤導。

由于人物們把握的信息都不齊備,所以面對新獲得的本相碎片,觀(guān)眾還需求辨別和比對,然后形成新的認知、延展出新的猜測。在這一來(lái)一往的過(guò)程中,在這不斷推翻重建的過(guò)程中,觀(guān)眾與主創(chuàng )之間達成了腦力共振。



當觀(guān)眾收集信息到后期,會(huì )發(fā)現這些嚴重的信息比武,背面總是親情邏輯在推進(jìn)。本劇并不是一味地把本相和刑偵過(guò)程雜亂化,而是將其建立在了親情根底之上。無(wú)論是想探尋本相的人,仍是想隱秘本相的人,其行為背面都是親情邏輯在推進(jìn)。

“417案”之所以從一個(gè)受害人發(fā)展成兩個(gè)受害人,案子的偵破如此好事多磨,是由于金滿(mǎn)福和金燕(陳雨鍶飾)這對父女,都盡心竭力地在“維護”對方。

小七從開(kāi)始的擾亂視聽(tīng),變成后來(lái)王士涂的得力助手,也是由于他在王叔叔、邊媽媽這里得到了從未感受過(guò)的親情。



親情推進(jìn)行為,讓本劇的大部分人物(人販子在外)具有了更顯性的人道溫度,也更加深了關(guān)于情與法的討論。

本劇立意上的一大突破,就是將非血緣親情和血緣親情提到了同一個(gè)層級,提高了親情主題,讓人耐人尋味。觀(guān)眾一開(kāi)端十分關(guān)懷小七是不是王士涂被拐走的兒子豆豆,看到中后期則都對這個(gè)問(wèn)題豁然了。親情是溫馨的相處,是互相關(guān)懷著(zhù)的生活。



拐賣(mài)婦女兒童違法是本劇的切入口,主創(chuàng )卻并未對其進(jìn)行直接控訴,而是利用其促成了王士涂與小七這對富含戲曲張力的人物聯(lián)系,并經(jīng)過(guò)他們之間的彼此救贖,對親情與職責實(shí)現了更深情的詮釋。

而在戲曲之外,本劇聯(lián)手公益組織“寶物回家”,于每集的片尾發(fā)布兩則被拐兒童的信息。



這些信息得到了觀(guān)眾的廣泛重視,將劇集立意與現實(shí)生活深入相關(guān)起來(lái)。央視網(wǎng)文娛點(diǎn)評此舉“是一部影視著(zhù)作社會(huì )職責的體現。”

“迷霧”攜立意,劇場(chǎng)在前行

《看不見(jiàn)影子的少年》著(zhù)重刻畫(huà)了不同家庭因“417案”而產(chǎn)生的命運改動(dòng),豐富了情感表達,也在案子背面洞見(jiàn)了人道的幽微,樹(shù)立了更為深入的社會(huì )立意。

這正是“迷霧劇場(chǎng)”四年來(lái)不斷前行的新方向。

自2020年6月首部著(zhù)作《十日游戲》開(kāi)播以來(lái),迷霧劇場(chǎng)四年為觀(guān)眾奉上了18部形態(tài)萬(wàn)千、風(fēng)格多樣的懸疑短劇,不只開(kāi)短劇劇場(chǎng)之先河,更把國產(chǎn)懸疑劇的創(chuàng )作帶入到新的空間。

作為局面的2020年,迷霧劇場(chǎng)一口氣上線(xiàn)五部懸疑劇。根據云合數據統計,該五部劇集的集均30天播放量均超過(guò)了2000萬(wàn)。其中《隱秘的角落》(豆瓣8.8)和《沉默的本相》(豆瓣9.0)這兩部口碑封神之作,更是別離超過(guò)了4000萬(wàn)。



有口碑有熱度,“迷霧劇場(chǎng)”水到渠成地在觀(guān)眾心中鑄起了一塊國產(chǎn)懸疑短劇的金字招牌。

2021年和2022年,迷霧劇場(chǎng)盡管僅上新了6部著(zhù)作,可是觀(guān)眾對其的重視度并未下降?!墩l(shuí)是兇手》的云合集均30天播放量高達4467萬(wàn),發(fā)明了當年“迷霧劇場(chǎng)”的新紀錄。

進(jìn)入2023年,國產(chǎn)劇創(chuàng )作環(huán)境回暖,“迷霧劇場(chǎng)”也重新探究出了符合新時(shí)代需求的懸疑劇創(chuàng )作之道,以“懸疑+刑偵”“懸疑+情感”“懸疑迷你劇”等更具創(chuàng )作者標簽的多元化懸疑劇形態(tài),呼應了觀(guān)眾的期盼與等待。

《塵封十三載》豆瓣沖上8.1分,《三大隊》愛(ài)奇藝熱度達9837,破愛(ài)奇藝短劇集最高熱度,創(chuàng )迷霧劇場(chǎng)最高熱度紀錄……這些都預示著(zhù)那個(gè)曾經(jīng)作為職業(yè)標桿的“迷霧劇場(chǎng)”又回來(lái)了。



愛(ài)奇藝首席內容官王曉暉曾指出,當前愛(ài)奇藝內容創(chuàng )作的重心已不再單一以“爆款”為核心,而更看重人物刻畫(huà)和尋求共鳴等細節,迷霧劇場(chǎng)現在與未來(lái)的方向也將集中于優(yōu)秀著(zhù)作的安穩沉淀而非“押爆劇碰運氣”。

的確,豆瓣評分和播放數據,都不能精確反映出《平原上的摩西》《回響》這兩部作者化短劇集的共同魅力。

《平原上的摩西》以6集篇幅、單集70分鐘的迷你劇形態(tài),探究了弱懸疑、重人物的全新表達。其以命案為觸發(fā)點(diǎn),展現小角色人生軌道的轉折與融合的方法,是對懸疑劇體現邊界的一次積極探究。這對今年的《三大隊》《看不見(jiàn)影子的少年》都有創(chuàng )作上的啟示。



《回響》則將刑偵推理和家庭道德深度融合,進(jìn)一步釋放了創(chuàng )作者的表達。這種深扎現實(shí)生活的考慮,相同體現在《看不見(jiàn)影子的少年》,以及“迷霧劇場(chǎng)”下一部將與觀(guān)眾見(jiàn)面的,根據日本作家松本清張同名小說(shuō)改編的《錯位》里。

四年前,“迷霧劇場(chǎng)”打破了懸疑劇的線(xiàn)性敘事,經(jīng)過(guò)一部部著(zhù)作、一個(gè)個(gè)離奇的案子把多頭緒、多時(shí)空的復調式敘事結構玩出了各種花樣;

現而今,“迷霧劇場(chǎng)”的創(chuàng )作者們不只展示著(zhù)他們的影像技巧、敘事方法,更表達著(zhù)他們對社會(huì )議題的關(guān)心和對現實(shí)生活的考慮,在懸疑劇的主題立意層面再次打開(kāi)新的空間。

相關(guān)花絮

7秒取名網(wǎng)劇情網(wǎng)致力于提供最新電視劇劇情介紹 、電視劇分集劇情、明星個(gè)人資料 Copyright @2008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7秒取名網(wǎng)劇情網(wǎng)版權所有 備案號:蜀ICP備2020025376號-8